中国旅游指南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轻松筹和水滴筹员工互殴 公益是一门抢手生意?

轻松筹和水滴筹员工互殴 公益是一门抢手生意? 作者 / 微生会灵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18日电(魏薇)近日,一则打人视频引发公众关注,而涉事的两人分别是水滴筹和轻松筹的员工。看完视频的网友调侃道:“为做慈善都这么拼命吗?”

  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,水滴筹打人员工已被警方行政拘留十四日,并处罚款500元整。水滴筹方面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,因赵某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定,即日起停职反省,并予以重大违规处分,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并扣罚当月全部工资;追究赵某直属领导张某的管理职责,对其给予全公司通报批评并扣罚工资。

  事实上,这并非大病众筹平台第一次曝出打人事件。公众奇怪的是,这些明明是帮助病人筹款的人,反而在“制造病人”,背后存在什么利益纠葛?

  风波始于“扫楼”

  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的经过。4月14日晚,有网友发帖称,4月13日下午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发生一起殴打事件。在网传的“水滴筹员工脚踹殴打轻松筹员工”的视频中,有一名身着黑色竖条外衣的男子用脚踹一名倒地的蓝衣男子,视频拍摄者大喊:“水滴筹打人了!”周围有人在劝阻道,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

  网友上传的视频截图 来源:网络

  4月15日下午,水滴筹回应员工打人事件称,经核实,网传视频并不全面,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。

  15日下午6点24分,轻松筹也在微博中作出了回应称,“保护员工,绝不向恶势力低头!”声明中还表示,4月13日上午,水滴筹员工在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一医院,“致残式”攻击轻松筹员工头部,对轻松筹员工造成严重身心伤害。该视频并非网传,为事实发生。

  轻松筹也直接点出了殴打事件背后的原因,“实为扫楼被举报,怀疑是轻松筹所为,故大打出手,蓄意报复。”

  双方你来我往的回应,一时间让这起殴打事件陷入“罗生门”,而在回应中出现了一个关键词“扫楼”,这也令不少网友心中困惑,为何“扫楼”会使双方打起来?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联系到一位认识打架双方的知情人士蔡先生,据他了解,此前轻松筹在事发医院招聘了一个筹款顾问,这名顾问是医生的家属,所以对医院的关系很熟,所以医院基本上只让轻松筹的筹款顾问进去。而水滴筹的筹款顾问也想在这家医院里发展案例,所以难免会有冲突。

  他透露,之前双方的摩擦也不是第一次了,这次事件的起因是水滴筹的人被保安带走了,怀疑是被对方举报,后来就直接找到了城市负责人,于是就发生了这次事件。

  疫情下的病患之争

  2019年12月3日,一段卧底水滴筹的视频曝光,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,他们自称 “志愿者”,在医院“扫楼”寻找求助者,随意填写募集金额,不审核求助者的实际状况,甚至有意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。一时间,大病众筹平台的“扫楼筹款”被推至风口浪尖。

  短短四个多月,水滴筹和轻松筹的员工因为殴打事件上了热搜,“扫楼”再次成为事件的焦点。

  事实上,筹款平台在医院地推时,打人事件、各种摩擦事件此起彼伏。去年11月,有媒体报道称,一名爱心筹志愿者在帮助患者时,被水滴筹员工揪出病房威胁殴打。

  水滴筹也在此次事件回应中透露,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,公开张贴“干死水滴筹”的攻击性标语,此外,4月1日,轻松筹山西运城员工对水滴筹员工大打出手;4月12日,轻松筹员工还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。

  对于上述事件是否发生,轻松筹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水滴筹所说的这些情况他并不掌握。

  为何一家大大的医院之内“容不下二虎”?蔡先生透露,所有大病众筹平台员工考核的KPI都是一样的,就是帮助患者发起案例的数量。而一个患者发起了轻松筹,可能就不会再发水滴筹。

  此前媒体公布的视频中,还曝出了大病众筹平台对所谓“筹款顾问”的绩效考核。视频中有地推人员称,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,发不完就会被淘汰。有地推人员也表示,月薪达1.4万元,以每单100元计算,其本月应对接100单筹款。

  蔡先生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,据他认识的水滴筹筹款顾问透露,如果每月达不到15个有效单,就会被开除,而轻松筹的KPI相对低一些,要求完成8个有效单。

  他进一步表示,疫情之下的患者案例竞争比原来更激烈了。比如在4月月初,某省会城市三甲医院里有多达30多名筹款顾问,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患者每天收到的筹款名片、宣传页就有20多张。

  “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增量市场了,而是存量市场。之前筹款顾问是可以进入到病房里扫楼,但疫情影响下,很多医院的病房不让进了,大家只能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或者走廊里接触到病人或者家属,但是患者的数量是固定的,筹款顾问每个月都是有任务量的,就会在医院出现排斥其他平台的现象。”该知情人士解释道。

  该人士指出,尽管达不到完全的“垄断,但是各家平台都会尽可能最大程度去排斥其他平台,比如看到竞争对手平台的人,会给医院保卫处打电话,让保安将对方赶走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审核不严、地推抢地盘的恶性竞争背后,是各大众筹平台的“流量之争”。“对于互联网筹款行业来说,流量是非常重要的,整个筹款行业本身的流量空间就是有限的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优质的流量价值就会显得更高。为了获得更多流量,就需要更多的人知晓平台,以及在平台上发布筹款信息。因此平台选择了雇佣筹款顾问到医院地推的方式进行推广。”易观国际分析师张凯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说。

  慈善与商业两难

  事实上,水滴筹、轻松筹等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一直备受争议。大病筹款平台多数分为三个业务板块:筹款、互助和保险。他们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帮助患者筹款以获取流量,继而引流至他们的互助业务,再进一步引流至保险业务,以此向保险公司收取佣金。

  而如何争取到更多患者便成为了关键,为此各大平台招聘了大量的“筹款顾问”。中新经纬记者在某招聘网站上看到,水滴集团和轻松集团等多家筹款平台都在招聘筹款顾问,在三线城市的工资最高能超过万元。

  “线下我们有三百多个片区经理,管理的1.6万多个志愿者来覆盖了中国400-500个城市。”水滴筹、水滴互助创始人兼CEO沈鹏在2019年3月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,“我们每个捐款用户的平均获客成本只有3毛钱。”沈鹏说道。

  他在演讲中表示,先要握住高流量,再和保险公司谈判,能够取得更高的佣金。他还透露,他们与50多家保险公司合作,是国内众多保险公司健康险第一分销平台,平均每月的保费可以达到两亿多元。

  轻松筹近期也公布了保费数据,2020年1-2月轻松筹旗下轻松保保费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近10倍。不过,具体的保费数据,轻松筹并未透露。

  蔡先生表示,据其所知,大病众筹平台的保险转化率数据还是“比较不错的”。

  “大病众筹平台获得众多风险投资的青睐,而且其背后都有保险(包括保险代理)机构,筹款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引流商业保险,难以做到真正的公益。商业和慈善结合很难,挂着公益的名义,背后是为了引流客户,更令公众难以接受。”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教师杨泽云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  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孙宏涛谈道,我国的慈善事业刚刚起步,还存在着很多问题。慈善事业里的大病众筹平台又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从医生的角度看,有些病人确实需要钱,大病众筹平台可以帮助一些家庭困难的患者筹集到治疗费用。世界上有很多善良的人,看到别人发生了不幸,愿意出钱帮助他们,但是利用人们的善意做商业的用途,这两者的冲突就会暴露出来。

  孙宏涛进一步指出,不能让筹款平台自己去监管自己,必须是由第三方来监管,或者由国家行政部门来进行监管。因为涉及到自身的商业利益,自查和自己的利益相比,自查就会形同虚设。而筹款工作应该由更规范的基金会来做,以确保每一笔钱都是透明的。

  事实上,水滴筹和轻松筹等大病众筹平台也正在淡化自身的“慈善”色彩。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水滴筹已将从前的“志愿者”称呼改为“筹款顾问”,同时在向公众普及它的“工具”属性。

  沈鹏曾在微博中表示“公众对于水滴公司以及水滴筹还是有些误解,有些网友把水滴筹理解成了慈善公益组织,其实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。”

  对于屡次曝出的审核不严,沈鹏还放言,“再管不好,我愿把水滴筹交给公益组织。”

  水滴筹也在曝出筹款人员审核不严时一再认错,会舍弃原有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,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,考核围绕筹款全过程,侧重项目真实合规和服务质量维度。同时成立独立的服务监督团队,发现和查处不同渠道反馈的问题。

  “水滴筹确实作出了一些改变,之前水滴筹在招聘网站大规模招聘兼职人员,如果3天完成5单就可以入职,开出的工资也很高,现在已经把所有的兼职都取消了。此外,审核把关也严格了,会有专门的人工审核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。

  回到这次殴打事件,又会给筹款平台们带来哪些反思?轻松筹方面表示,这种事对当事人、对行业都有伤害,希望经过此次事件后可以聚焦业务少一些摩擦,多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。水滴筹方面则表示,会切实加强员工的教育和管理,提高员工法制意识的教育培训。(中新经纬APP)

 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【编辑:罗攀】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